PNVS.

EC,牌银,狼队,AS,哈蛋...伏八,尊礼,绘希,妮姬,setokano,喻黄,双花,方王,郑徐,安雷安,瑞金,雷祖,搭讪组,美食组...

温柔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。
理性与感性并存的人,就很好。

【绘希】东条希生贺-Summer-

绘希幼驯染注意*

大量私设有,说不定能当AU看*



4岁。

东条希四岁的时候,隔壁来了个金色碧眼的邻居。

小小个的,看起来比自己高那么一点儿。金色头发可是显眼!!就像小时候看见的狐狸一样!!

摸起来也一定很舒服,东条希想。新邻居的眼睛很漂亮,像装在玻璃瓶里的蓝色颜料在水里慢慢荡漾开的颜色。看起来很舒服,情不自禁的想让她去注视。

东条希是个内向的孩子,和身边的女孩儿总是合不来,但是大家都意外的可爱。

这一次她也很想和拥有令人羡慕的金色头发的新邻居打个招呼,应该不止是打招呼那样简单。

[咱要怎样开口呢...]

刚刚同洗手台一般高,还要踮脚的东条希沉思着。

东条希有些忐忑,小心翼翼的走到邻居门前,怕是给女主人留下个不好的印象。


她畏畏缩缩的伸出手,敲了敲门。东条希感到这一刻过的也是无比缓慢。

开门的是一个身材高挑,样貌也带着西方人特征,同样是精致的五官,声音感到亲切的一个女人。女人看见明显不安的紫发女孩笑着,温暖的笑容就像向日葵。

“请问您找谁呢?”

“啊、咱..咱是隔壁的邻居!来打个招呼!!”

“是这样呢,请进来吧!”

宽敞明亮的房子,简洁大方。东条希一下就看到了在摆弄植物的金发女孩。

“母亲...”

“绘里,这位是住在隔壁的邻居喔。”


被点到名字的东条希脸颊微红,踌躇半晌后选择无所畏惧的正视着面前金发混血儿。

“咱叫东条希..想来交个朋友呢♪”

“絢瀨绘里...!!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幼年时的絢瀨绘里还是个带着俄罗斯浓厚的异域风情的热情小姑娘。她向东条希伸出了手,东条希缓缓回应了。

[绘里亲...]东条希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,小女孩对友谊的渴望使她对这个邻居产生了好奇之心。

大概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吧,她想。


8岁。

絢瀨绘里搬来已经4年有了。

她喜欢这里的空气,喜欢这里的植物,喜欢这里的天气,喜欢这里的环境。

小孩子的适应力总是很强啦。絢瀨妈妈如是说,也为此感到欢喜。

东条希常常来串门,找绘里玩,从不厌倦。度过了幼儿园轻松的时光,她们已经是小学二年级了。放学上学也都是整天走在一起。八岁孩子时间的充裕感,对所有事物的好奇心。


絢瀨绘里的金发使得班级里不少同学的羡慕与注意,与这里不同的,西方的教育让她成为一个有良好教养的女孩。而东条希总是和絢瀨绘里在一起,两人大多都十分内向。同学也习以为常,就算是手牵手,从小的习惯也不会让两人感到有什么不自在。

绘里和希的手总是有意无意的扣住一起,她们喜欢出去玩,她们也喜欢一起出去玩。凉凉的微风吹过来不知道有多舒服,就像绘里总喜欢拉着希的手到处跑一样。


14岁。

十四岁是女孩儿临花季的年龄。不少女孩身体早就开始发育,五官轮廓也越发越精致。


俄罗斯少女的面庞别有一番风味,蓝眸子越是清脆显得灵性十分。上学的时候也不免招惹青春期躁动的少年少女们的目光。欧洲比亚洲发育的要显的成熟几分。菱角分明的轮廓,女孩们更是喜欢这一点。稍微姣好的身段更称出了少女的特有的气息。青涩的嘴角微微张开着,又欲言又止。

八岁到十四岁的变化有多大呢?絢瀨绘里也说不清。

不过倒也不会像从前那样,拉着希的手到处转了,还穿着裙子呢。


虽然絢瀨绘里很想那样做,但总归得有一份属于女孩的矜持。

东条希倒也像从前那样,一直都与絢瀨绘里齐肩,走在一起。也遭到不少男女同学的嫉羡。

比欧洲人要缓慢几分的发育速度、东条希看起来总比絢瀨绘里更弱些。但是谁也想不到那小小的,柔软的身子会藏着多少的未知力量呀♪

东条希很喜欢白色裙子,絢瀨绘里也很喜欢看。

当她游走在花丛中时,白裙子像染上了成片的紫罗兰样。深紫色发丝摇曳着,絢瀨绘里也一旁安静的看着。


她们的初中生活平静又美好。东条希的相机把时间定格在这个时候,也只有她们俩人。


17岁。

美好的高中生活呀。她们的高三生活是在音乃木坂里开始的。

高三大概是颇忙碌的。至少作为学生会长的绚濑绘里是这样觉得的。

音乃木坂还是座女校。她们很快就适应了这里。虽然是历史悠久的学校但学生来源不够。该做的心理准备都做好了,金发少女当然不舍得。

“唔...绘里亲,最近二年级的穗乃果正说要准备拯救废校呢。你怎么看?”

“那种事情——希...你也去凑热闹?我是不会承认他们的。听起来就像是个玩笑。”

“咱觉得那也不一定啦♪学园偶像什么的,也是挺不错的呀。”

绚濑绘里觉得有些荒唐,她更觉得这样的想法是不会有后路的。

“嘛...事情真棘手呢?绘里亲会这样觉得?毕竟妮可亲也加入了呢。”

“矢泽妮可?那群二年级的姑娘...”

绚濑绘里迟疑着,根本不敢想象事情的发展。

“绘里亲,不如去试着相信她们吧。”

希轻声劝诱道。

“毕竟,那也不是件坏事。”


19岁。

希和绘里真的加入了她们。但也很快毕业了。解散什么的,同毕业一般。

希和绘里在离开母校之前,绘里有问过希想去哪里读书。

东条希又坐在图书馆的窗边回忆着。

————

“希..想去哪里上大学?”

“唔,咱呀。..”希沉思着,半晌才开始缓缓说道“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。”

“大概是想和绘里亲在一起念书吧。绘里亲呢?”

“我..要回去俄罗斯。”

“咱也想过的,没有绘里亲在的日子会怎么样。”

绘里话音落下。冰冷的字句像大力的敲打着东条希的心房,却无能为力。带着哭腔的字句从喉中滑出,祖母绿的眼瞳也蒙上一层雾。

“咱早就知道呀。一毕业就是四分五裂。”

“希...”

“真是悲伤的话题呢。”东条希苦笑着“绘里亲,会回来吗?”

“也许会的..。也许三年,四年,五年..”

————

那样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

绚濑绘里呀..咱还是没有这样对你说。

咱也不敢再想你会回来。

就这样,让记忆消失逸散吧。

毕竟,一早就毕业了。没有她这个人咱还不是一样好着呢。

只不过很伤心就是了。

あなたを感じたいのに,*

明明想要感受到你,

まだ切なく見つめるだけ,

然而却又只能痛苦的在远处注视。


22岁。

第二十二个生日。东条希在大学也快毕业了。

咱从那天起再也没期待过她的出现。

生日啊..就简简单单的过吧。对了..要不要叫妮可亲一起去散散步呢。

“嘀嘀嘀——”

东条希快速的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人姓名。

“唔,海未酱?”

熟悉的沉稳声音响起。

“希..午安。今天是你的生日对吧,我们大家..都想给你一个惊喜。你现在方便吗?”

“啊、...方便的。”

“那就过去你以前最喜欢的烤肉店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对面的人就匆匆挂了电话,不像是她的作风。

“真是奇怪..。”


是这样思考着,往烤肉店的方向走去了。

店里没有开灯,但还是稍微能看到一点,店里坐着的人群。

推门时候,门上挂着的风铃“叮叮当当”的响了起来。自己也准备开口说话

“大家——”

“是希酱喵!!”凛的视力不愧是这样好呢。

“呀♪凛酱——!”

“希酱,生日快乐呀♪”小鸟的声音响起。

“噢!大家都在呀!”

“是的啊,希,大家都等了很久了。,,生日快乐。”

东条希扫了扫周围,唯独不见金色马尾的女孩。神色有些暗淡,又很快收了起来。

不管怎么说,还是很开心的。

“大家都准备了礼物呢——有惊喜哦!”穗乃果说道。“小鸟酱做了一条裙子,海未酱的本子,穗村的点心,花阳酱的折纸,凛酱的明信片,真姬酱的手链,妮可酱的午餐...”穗乃果酱慢慢数到。

咱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μ’ s  的大家,已经成为咱的“家人”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海未——”

风铃第二次,随着熟悉的声音发出来清脆声响。

高挑的金发女子叫到海未的名字走进,本以为东条希还没来到,看着人前的紫色长发愣住。

“希..”东条希不敢相信,但耳畔的声音是真实的。

“绘里亲..?绚濑绘里?”

“对不起..我很抱歉。”

“咱甚至不敢相信咱还能在见到你。”

“我很抱歉..生日快乐,希。”

“...咱很想你。”

东条希已经快发不出声音了。绚濑绘里抱住紫发人儿,任由她抽泣一会儿,半晌才出声。

“这算是惊喜吗?”

“算是的。..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..我..”

“绘里亲。”

“今天陪咱去看月亮吧。住在咱家里也可以,咱猜呀,今天的月亮可是美不胜收。”

绚濑绘里轻吻上东条希柔软的唇瓣,不带一点情色。只是,单纯的想要触碰。她轻抚着东条希的脸,缓缓松开人的唇齿。凑近人耳边低声又悄悄的提着语调。

“生日快乐,希。”

“Я люблю тебя。[我爱你。]”


*饺子花园的歌词x

后记。

这篇文是4月码的,感觉前面和后面画风都不一样。因为是这学期就毕业考,时间很紧。bug多。剧情..希望不会雷到你们。对自己信心不大,但是爱着希希的心是有的。有些地方也许逻辑不对,bug是真的多。害怕有些ooc,那我就很抱歉了。幼驯染是自己的私心,虽然写的不太好。幼驯染绘希真的很可爱呀。绘希是很喜欢的cp,是自己的主食了。基本是想到哪写到哪,十分随心。

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
生日快乐,东条希。

一直都在注视着你的温柔。

最喜欢你的心情一直不变。

感受到了你的灵魂力量了哟。

那么,就让这里的长春花与桔梗,永远为你开放吧。


评论
热度(43)

© PNVS. | Powered by LOFTER